当前所在位置:-主站新闻系统-学生-文学地带-原创
曾经同住屋檐下
http://www.henanedu.com/ 日期:2011-10-20 10:16:25
CE教育通下载  新闻讨论群:122   教育新闻视频交流:100103   咨询(CE):371233306
   厚厚的土房,承载着前辈多少血和汗,也承载着前辈多少希望和心愿,我在前辈的血汗与愿望中来到满以为天堂的人间。在那一声啼哭之后,是厚重的土房给了我最初的温暖,让我与其朝夕相处,形影不离。早晨我睁开眼睛见到的是它,晚上闭上眼睛面对的也是它。然而,我在它的温暖里一天天的长大,它却在我的岁月里一天天的剥蚀不堪、衰败。它温暖了太多的孩子,不免会有伤痕,每年的冬天父亲在它受伤的地方,不停地给它“疗养”,直到有一天无法弥补太大的创伤时,而刻不容缓地决定另造新房,才宣告它永恒的终结。我想,它也累了。

    父亲的决定,不是无风起浪,而是事出有因的。我们姐弟五人渐渐长大,在以前那种土房子里已经显得太小了。如今想来,我还是比较怀念那土房子的。我的十岁生日好像是在土房子里过的,当时的场景已记不得了。但是每年冬天向土墙上打牛粪巴巴(就是把牛粪做成像饼一样,一个一个很大,打在土墙上,等太阳晒干后,再当燃料一样烧火,过去农村很多人家每到冬天都做的),还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事物有它的成住坏空,人也有他的生老病死。随着土房子的终结,砖瓦房慢慢登上历史舞台,我们的童年,我们的记忆也随之淹没。但那些平常事,我还会深藏在心中,记忆犹新,随时像放电影一样放出来。如为了一个面包,我与姐姐争得耳红面赤,实际上,是姐姐在逗我玩而已。如为了看牛,寒冬的夜晚我睡在牛房里,觉得牛房还是非常的暖和,知道这是牛的功劳。后来我还怀念起那牛房,特别是在冬天。如父亲在老墙基下挖到一罐铜钱,当时把父亲惊喜了一阵。这些事已过去多年,人是物非。土房子的终结,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。

    土房给了我太多的回忆。

    大姐出嫁,就是在那土房子里。那年我八岁。

    结婚当天好不热闹,又是吹打,又是琳琅满目的嫁妆,看得我目不暇接。那天,我也开心的过了一整天,不仅有喜糖吃,还有红包拿。不同的是,姐姐嫁出去了,不能经常回来。后来,我理解“嫁”的意思是,女孩子长大后,要到另一个家庭去生活。

    接着是三姐、二姐的出嫁。

    最后,姐弟中只剩下我和哥哥,守在家里,承继香火。父亲造的新房成了我们的家产。姐姐从这个家走出去,六间房屋显得空空荡荡,有种寂寞、孤单的感觉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我又出家。

    这时,母亲显得很不理解。自己养的一群儿女,随着岁月的流逝朝着各自不同的生活目标奔去。好好的一个“家”在姐姐的出嫁,我的出家后,像是四分五裂似的。

    而我的出家,起初给母亲带来不小的悲伤。

    然而,有一天母亲也如那早先的土房子一样累得倒下了。这时,我们从各处聚集在一起,围在母亲的身边。工作繁忙,只有在亲人生病时,我们才能回到他们的身边。

    在家里的那几天,我们常常问母亲,我们对她好不好?不管是谁,她都说好。谁知,这成了我与母亲最后的对话。过几天,我回上海,也成了与母亲最后的诀别。

    母亲第二次病危的时候,我连夜赶回去,母亲最后一面也没能见到。母亲为什么最初不让我出家?是为了促成这人生最后的圆满?我不明白,成了永远的谜。当初母亲见我在寺里一天天快乐的样子,才不提我出家的事。然而,我从最初我行我素地执著,一直坚持到如今,母亲仿佛是在无奈中认可的。

    母亲六七过后,我要回上海,哥哥要从老家搬出到城里,姐姐都要回到各自的家中,父亲也说要找一份事做。曾经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哥哥姐姐,将要各奔东西,过着自己的生活。这个“家”二十多年的房子要注定没人住了,将面临空空如也的景况。想着过去,想着未来,一阵心酸,觉得我就如那房子一样的孤独,寂寞,形影相吊,孑然一身。蓦然回首,看看自家的院子:茂盛如亭盖的葡萄,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老藤根,有气无力地依靠在摇摇欲坠的老墙基上;两棵梨树也只剩下了一棵,树枝残缺不全,在风中微微地摇曳……

    岁月慢慢流逝,而母亲永远活在我心中。
来源:不详
作者:常耘
责任编辑:zl
    本网注明:“来源:XXX”(非中原教育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具有的真实性负责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中原教育网精彩话题推荐
  • 文章评论
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
相关新闻信息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 | 招骋精英 | 本网法律顾问
河南教育网版权所有 河南创新教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制作维护
电话:0371-66261301  技术支持转66286189  传真:0371-66303376电子邮件:henanedu2003@163.com
本公司保留所有权利 法律顾问: 天坤律师事务所陈海州律师